消失的疼爱

一直以来,外婆就非常的疼我,
随着我慢慢的长大,外婆慢慢的变老,外婆的那份疼爱始终未变,

2019年10月10日凌晨,外婆去世了,享年90岁,世间少了一位疼爱我的亲人,

还记得1991年,刚上小学时,放学后一出校门,就看见高高大大的外婆笑呵呵地来接我,迎来了旁边老师的问候(老师们都认得我外婆),我则受到了旁边同学的羡慕,外婆背着我走在田间的烂泥巴路上,当时感觉就是,任凭世界多么复杂,路怎么艰险,我在外婆的背上是最安全的,摇着摇着,就睡着了……

一直以来,外婆就非常的疼我,
随着我慢慢的长大,外婆慢慢的变老,外婆的那份疼爱始终未变,

高中的一个暑假,我从县城学校回到外婆家,小路上遇到了在土里忙碌的外公外婆,和以前一样,外婆一见到我就非常地高兴,聊着聊着就说道,“娃儿,外婆就盼着你考个好大学,这就是外婆最大的心愿了”,我嫌外婆唠叨太久了,找了个借口就奔外婆家里去写作业了,心想离中午饭点还远,外婆还会有一两个小时才会回来,结果还没有进入学习状态,窗外一声锄头触地的闷响,我伸头一望,出乎意料,外婆居然回来了,然后就听见厨房的锅碗瓢盆在响,外婆在给我煮鸡蛋面了,我赶紧跑过去说不要下太大碗……

大学毕业后,外婆已经满头白发,但还干劲十足,土里田里都种满了庄稼,毕业后那几年,因为在杭州,工作刚起步,没有常回家,
2011年国庆,外婆一听说我要回来,几天几夜都没睡好觉,一回来那晚上,就睡得特别沉,连身都没翻过,一觉睡到天亮。
后来,回到了重庆主城,每年都来外婆家,外婆看见我时那惊喜的笑容每年都没变,但脸上的皱纹一年比一年多,背一年比一年驼,土里田里的庄稼依然长得很好,只有我回家的消息才能让她停下手中的活,外婆总会跟我唠唠那些陈年旧事,说就我愿意听她唠唠,时不时的还把我当成我爸,我知道外婆的记忆开始消退了。唠着唠着就说道,“娃儿,外婆什么气都受了,一想到娃娃你,就不气了,现在就盼着你取个好媳妇,有个好家庭,别受那么多气”,每年都这么念唠……
马路上的外婆

每次离开老家前,外婆都要问清楚我什么时候出门,然后准会提前跑到家里来,哪怕是早上6点,也会在你出门前送到,送这送那,家里最好的鸡蛋,最好的菜,要装得满满的,后来她走不动了,就在我必经的田地旁,一边踩土一边望着我有没有路过,有一次,清晨不到7点钟,我收拾着东西准备回城,突然隐约听着屋外有棍子触地的声音,出门一看,把我惊呆了,快90岁的老人,枚着拐杖来到了我家来送我,要知道隔着一公里的路啊,我又不是在离开前不去看她,她当时何偿不像当年奶奶去世的半年前那最后的神态,激动地拉着我的手,正在责怪她时,她依然是一个劲儿地问,“娃儿,下次是什么时候回来了啊”……
菜园地的外婆

2019年7月13日,来到外婆家屋后的竹林,凉飕飕的,但外婆不再像以前那样穿得单薄并光着脚了,我凭自已粗浅的经验给外婆号了号脉,脉象稍数有力,重按细弱,时而断脉,心想问题还不是很大,只是要注重休息,毕竟年龄大了。午饭后,外婆和往常一样跟我唠唠那些陈年旧事,唠着唠着就说道,“娃儿,你还是挺聪明的哈,不取媳妇,就是,一个人还少受些气,你看幺舅离了之后就没找啊,一个人自在”,听着外婆的反话,我心里落泪了,“娃儿,外婆的棺材就在旁边那个小屋里的,外公去世时,大舅舅就做了两副,外婆的还在里面的,外婆去了,要回来看外婆哟”,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听外婆唠叨,这份疼爱永远消失了……
丧席上,大表哥抱着刚出生的二娃晒太阳,几位老人在笑呵呵地讨论他们自已的棺材和暮地……
时间还在前进……

2019年10月12日写于渝北

Share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 <pre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 <span class="" title="" data-url="">